斯蒂芬·霍金:人工智能也许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危

2019-06-13 14:09

  著名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17日出席美国HBO频道的Last Week Tonight节目时表示,机器人未来绝对有可能比我们聪明。他肯定地说:人工智能在并不遥远的未来也许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危险。

  宇宙之王的预言让我们再次想起科幻电影里机器人统治世界的情节。我们一边发展着人工智能,一边担心着它有一天真的会超越人类成为世界的主宰。而谁也不知道那些现在看来机器人还无法超越人类的地方,会不会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目前还无法让它拥有灵机一动的智慧

  在互联网的世界里,你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人还是一只狗;而在人工智能飞速发展的今天,你也猜不透在图灵测试的另一端,那个通过测试的是人还是机器人。

  几天前,一款名为尤金古兹曼的计算机软件在参加一场图灵测试中,让33%的裁判相信它是一个13岁的男孩。中国科学院深圳先进技术研究院集成所副所长吴新宇告诉记者,这是人工智能有史以来首次通过图灵测试。

  尽管人工智能不断带给我们新的突破和惊喜,但吴新宇认为,人工智能想要超越人类的智慧还尚需时日,他并不认同霍金的观点,至少短期内还无法实现。

  尽管计算机的运行速度远远大于人脑,无论是计算从1加到10000的结果还是学习一门外语,它都可以轻轻松松搞定,但是人类所拥有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却是机器人望尘莫及的。吴新宇说,我们为机器人设定一些程序,让它在各种假设下做出判断和行为,尽管这样的假设可以在一定范围内被复制,但我们还无法让它们像人类一样有着灵机一动的智慧。

  归根结底,这与人类对脑科学自身的研究与认识的局限是分不开的,如果我们还无法完全了解人类自己的创造力和想象力如何产生,我们又如何让我们亲手创造的机器人像人类一样思考呢?吴新宇说。

  对人类情感的读取并不意味着它有了喜怒哀乐

  我们总觉得机器人比起人类,显得更加冷冰冰一些,但是有了情感也不见得都是好事,比如工业机器人需要从事一些高精度或者大量重复性的工作,这时我们就需要它绝对的理性。吴新宇说,不过机器人当然也可以拥有情感,比如一些服务型的机器人,它的任务是为人类服务,甚至包括一些陪伴、照顾的任务,这个时候如果有一些适当的、可控的情感,当然是一件好事。

  据他介绍,在很多人看来,人和机器最大的区别恐怕在于感性和理性的判断。机器人怎么会有情感,这在从前来看简直是天方夜谭,而就在本月6日,一款名为Pepper的新型机器人在东京首次亮相,这款机器人仿佛是被装入了一颗跳动的心脏,可以简单读取人类感情,被誉为世界第一个具有情感的机器人。

  尽管邻国传来的消息令人振奋,但吴新宇还是泼了一盆冷水:这款机器人可以通过人类的面部表情、语音语调等数据分析出人类的情感,并对自身的程序进行及时的更新,从而采取行动。但这只是对人类情感的一种读取,并不代表机器人自己拥有了喜怒哀乐。

  机器人拥有情感是好事还是坏事?这恐怕是一把双刃剑:动物也有情感,比如一只小狗,它如果很温顺就是人类的朋友,但如果它很凶,就有攻击性了。因此,如果机器人拥有了情感,就可能伴随着一定的危险性。

  我敢说它能做到什么,却不敢说它有什么做不到

  为什么我们不应该为能够与机器人战斗而感到兴奋呢?面对LastWeekTonight节目主持人约翰奥利弗(JohnOliver)的问题,霍金给出的回答很干脆:因为你会输掉。

  东北大学人工智能与机器人研究所所长赵殊颖表示,她会给出和霍金一样的答案。1992年,有人预言机器人会在未来五十年后和人类大战绿茵场,这在当时显得有些不可思议,而现如今这样的事情早已不稀奇,它能不能成为现实,全看人类想不想那样做。赵殊颖说。

  我们总是寻找机器人的各种缺陷,企图证明它无法超越人类这样一个假想,可在我看来,它在很多方面已经超越人类。她说,人类无法到达的外太空和深海,机器人可以;人类无法窥探到的人体内部,机器人也可以;就连我们一直声称的,人类创造了机器人,脱离人类,机器人就无法自身繁衍也并非永恒的定论:机器人自己还可以在生产线上制造出更多的机器人呢。

  赵殊颖举例说,比如IBM从1989年推出的深蓝计划,研究人类下棋的方式,探索如何让电脑模拟人脑的高速平行运算处理的方法,以处理复杂的问题。如今,机器人蓝深蓝更深的蓝不负所望,赢得西洋棋的世界棋王宝座,成为当之无愧的打败人类的典范。谁说人工智能就一定要全面超越人类呢?那样想想都觉得可怕。人类自己不也是各有所长嘛,机器人其实也一样。人工智能的整体智慧媲美人类,我想这并不是多么遥远的事情。

  说到机器人自身存在的致命缺点,崇尚人工智能的赵殊颖表示实在很难回答:人类无可比拟的优越性在于自身的学习和复制能力,而这种生命体本身的创造力真的可以制约人工智能的发展吗?过去几十年里,人工智能的发展远远超越了人类的大胆想象和所有预言,我只能回答说:我敢说什么能做到,却不敢说什么做不到。

  那些看似制约机器人发展的缺点当真存在?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们恐怕还要在今后人工智能带给我们一个又一个新的惊喜中继续寻找。毕竟,卡内基可以看清人性的弱点,而我们却未必能猜透人工智能的未来。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