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币告急!冲击风口转向香港?还有这些货币风

2019-04-24 08:56

暴风雨平静了下来,但这有可能只是短暂的。土耳其风暴出现了缓和,其他市场却出现了新变化。

1、8月15日,香港金管局5月来首次出手捍卫联系汇率。香港金管局在市场买入21.59亿港元,因港元汇价触及弱方兑换保证。

2、截至今日11时,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一度跌至6.9023,创2015年5月以来最低,离岸人民币跌破6.91关口。

3、北京时间8月15日凌晨,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涨幅超过7%,刷新日高至6.3863里拉,8月13日曾录得历史最低位7.1326里拉。

4、南非兰特周一发生极度波动的交易,当天兑美元反弹1%。

5、阿根廷比索也上涨1%。

除新兴市场货币反弹外,股市表现也出现转折。标普500指数收涨18.03点,涨幅0.64%。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收涨112.22点,涨幅0.45%。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收涨51.18点,涨幅0.65%。

不过,市场人士普遍认为,目前多国货币和股市反弹尚不能定论土耳其危机结束,因为事态发展还未见分晓。

香港为何再次出手捍卫联系汇率

自今年5月后,港币汇率就经历了一段平稳时期,在此之前,香港金管局曾在一个月内数十次的出手捍卫联系汇率。然而,时隔近三个月,这次再次出手的原因又是为何?

一位香港外汇交易员对券商中国记者表示,之所以港元汇价触及弱方兑换保证使得香港金管局再次出手,主要是因为近期美元和港元的息差在扩大,套利交易把港币汇率压低到7.85的底线。

港币Hibor低于美元Libor,市场就会借入港币换成美元进行套利,造成港币兑美元贬值,汇率触及7.85后,香港金管局就会通过买入港币来捍卫汇率,市场上港币流动性减少后,港币Hibor也会上升,套利收益也会减少。上述交易员说。

此外,该交易员表示,美元和港元的息差之所以会扩大,套利交易只是加剧这一局面,根本原因还在于美联储的不断加息。市场普遍预计今年美联储还有1-2次加息,所以不排除今年后续香港金管局仍可能会继续出手捍卫联系汇率。

图片来源:摄图网

土耳其危机暂缓

土耳其里拉出现了转机,北京时间15日凌晨,里拉兑美元涨幅超过7%,刷新日高至6.3863里拉,8月13日曾录得历史最低位7.1326里拉。

最新市场消息称,土耳其财长将在周四与来自美国、欧洲和中东的投资者举行电话会议,预计参与者达1000人。

面对市场恐慌情绪,土耳其开始调查相关资本管制的传闻。从12日开始,土耳其社交媒体上流传着土耳其政府可能实施资本管制、没收外币、强制结汇等传闻,引起投资者恐慌。

土耳其政府方面表示,将对通过操纵新闻影响土耳其经济和社会稳定的人进行调查。土耳其金融犯罪调查委员会也于同一天开始侦查旨在操纵经济的假新闻。

为应对里拉暴跌,土耳其央行周一公布了一揽子拯救计划,打出一套降准+加大外汇资金流动性+资本管制的组合拳,旨在增加国内流动性。

1、降准:各期限债券的里拉存款准备金将下调250个基点,部分期限的非核心外汇负债的存款准备金率已下调400个基点。

2、加大外汇流动性供给:土耳其央行称将恢复外汇存款市场的中介功能。银行将能够借到一个月期的外汇存款。银行的外汇存款限制可能上调500亿美元。

3、除了美元以外,欧元可以用作维护里拉储备。土耳其央行将提供数10亿里拉、60亿美元和30亿美元等值黄金的资产给金融系统。

4、加强资本管制:据外媒称,土耳其的银行业监管机构已开始限制外汇掉期业务。这一交易限制没有明确截止时间。

土耳其央行的稳汇率政策出台后,里拉跌势逐渐收窄。但这场因美国加码制裁土耳其引发的里拉暴跌,能否告一段落尚难定论。

据路透报道,美国将警告土耳其,特朗普政府将加大对土方施压力度。这也就意味着,一旦美国的制裁继续加码,里拉可能仍会承压,再度上演近期的局面。

还有哪些货币也危险?

图片来源:摄图网

本轮新兴市场货币危机很重要的原因是来自美国,美联储加息叠加特朗普对多国进行经济制裁和贸易摩擦,加剧了资金从新兴市场国家回流美国,这让一些过度依赖外债,同时面临经常账户赤字与政府财政赤字的双赤字格局的国家难以抵御。

目前美元正经历着新一轮强美元周期,尽管二季度美元指数走强趋势有所停滞,主要围绕在95附近震荡徘徊,但不少人士认为,美国经济的强劲表现、美联储货币政策回归正常化以及特朗普一系列政策举措都在支撑未来美元继续走强。

历史上,每次强势美元周期通常会引发经济危机: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强美元周期引发了拉美金融危机;九十年代的强美元周期引发了亚洲金融危机。IMF前副总裁朱民认为,特朗普当选后财政政策配合货币政策,美元还会继续走强,目前正处在第三轮强美元周期中。

那么,强美元周期下,哪些国家最容易受到冲击?

华创证券宏观经济研究主管张瑜称,以IMF新兴市场的划分标准,将土耳其和其他23个新兴市场的中短期指标相比,其风险排名靠前。

其他风险排名较高的国家包括阿根廷、黎巴嫩、乌克兰、南非、格鲁吉亚和巴西;而风险较低的国家则包括泰国、保加利亚、马来西亚、罗马尼亚和中国。

国泰君安宏观分析师花长春则表示,综合来看,主要新兴经济体可能受外部冲击发生较大风险的水平进行排序,发现中国香港以总评分4.42位居首位,其次土耳其、新加坡、中国、智利、阿根廷也都排名居前。

其中土耳其、阿根廷货币今年以来已经贬值超过50%,内部经济动荡,面临较大风险;中国香港、新加坡在外债、债务率方面都存在隐忧;中国则面临杠杆率高等方面的问题。

实际上,除了上述几个国家外,近期,亚洲国家中印尼、印度、越南也都在遭受货币大幅动荡。

周一,印尼盾下跌近1%,创下2015年10月以来新低,成为近日表现最差的亚洲货币。印尼央行高层透露,正在干预外汇市场以稳定印尼盾的汇率。

今年,越南将官方汇率下调1.1%,令市场汇率下跌2.7%,以期挽留在越外资企业。有报道称,为满足市场需求,刺激越南盾,越南仅在一个星期内就抛售了20亿美元,照此速度下去,越南可能会耗光去年辛苦积累下的120亿美元外汇储备。

土耳其会否成为全球危机导火索?

尽管土耳其风暴出现缓和,但市场普遍认为这可能只是暂时的,事态的发展尚未见分晓。大家最为关心的,也是近日多个新兴市场国家货币出现大幅动荡后能否引发新兴市场危机,就如当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一般?

华创证券宏观经济研究主管张瑜对记者表示,新兴市场难重复1997年、2014年魔咒,形成传染式危机可能性较低。相比1997和2014年,不论从外储属性、经济基本面还是汇率压力(2014年已经集体释放过一轮)来看,新兴市场抗风险能力明显增强。个别国家由于自身问题可能出现点式风险,但发生大范围面式传染危机概率有限。

平安证券首席经济学家张明表示,当前的动荡演变成2008年那样危机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实际上,2008年经济危机主要是发达国家的危机,新兴市场在2008年并没有出现大的问题。有很多新市场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吸取了教训,不过,的确是,这些年来,有些新兴市场经济体又忘掉了教训,比如阿根廷、土耳其,这些国家持续的经常账户的赤字和财政赤字,大量的美元的债务,以及目前比较高的通胀,这些都使得他们比较容易面临危机冲击。整个新兴市场爆发危机的可能性不大,但个别经济比较脆弱、基本面比较脆弱的经济体发生危机的可能性还是有的。

券商中国(ID:quanshangcn)陆霏

分享到:
收藏
相关阅读